CoffeeShop: ㊣我控訴系列-【是誰逼你們這麼做的?】


Site Network: Home | Maan han? | saviola | 水瓶鯨魚 | Books | RSS訂閱

大聲地說出是我的責任,我不想成為幫兇;如果我成為幫兇,在遠方備受折磨的無辜者——為了他從未犯下的罪行而遭受最恐怖的折磨——的幽靈將會在夜晚時分糾纏著我。

引用自左拉--《我控訴!》

雲林來台的第一天,我與網友分別帶著國旗、聯合國會旗、圖博旗行經中山北路台泥大樓,卻被警方於法無據之下暴力對待後「帶回」保大。

我們已提出自訴。

如今,我只想請問警察:「是誰逼你們這麼做的?

我們的案子(請見連結)將進入第二次準備庭。

時間:4/13(一)
地點:台北地方法院刑事13庭
被告:原內湖分局長楊崇德(現任大同分局長)等人


以下,引用自《左岸文化》請南方朔針對《白玫瑰 一九四三》一書所寫的文章

發生了甚麼事?

它業已發生
而且正在發生
也將再次發生
如果沒有任何阻擋的事發生

無知者一無所知
因為他們太過無知
罪人也一無所知
因為他們都太有罪

窮人注意不到這些
因為他們太窮
而富人也不理會
只因為他們太富

笨人只是聳聳肩膀
因為他們太笨
聰明人一樣只是聳肩
他們太過聰明

年輕人不關心這種事
只因為他們太年輕
而老人也不關心
因為他們都已太老

這就是沒有任何事發生
來阻擋的原因
也是它過去發生
仍在發生,還會再發生的理由。

上面這首詩,題名為〈發生了甚麼事〉(What Happens),奧地利猶裔詩人艾立克.福萊德(Erich Fried, 1921-1988)所寫。在他貌似諧謔繞口令的文辭下,所談的其實是二十世紀裡最嚴肅的大問題:為甚麼當年的納粹會替人類帶來如此巨大而不可思議的災難?德意志民族有著極為優秀的文化積澱,近代更是人文、藝術、哲學鼎盛,為何竟然任由納粹崛起猖狂,而未加以阻擋?德意志民族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或者,二十世紀的人類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二十世紀乃是社會極端化與政治極端化的時代,而納粹則是這種極端主義的最高點,它不但引發死傷及破壞慘重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屠戮的猶太人亦達六百萬。

當一九四五年一月二十七日奧許維茨集中營被解放時,發現的是七千多瘦若鬼魅、垂垂待斃的猶太囚徒;以及尚未掩埋有若山堆的骨骸;而從婦女受難者頭上剪下的頭髮多達七噸。這是亙古以來從未曾有的暴行。

今天世人都會義正辭嚴斥責那樣的暴行。但我們卻也不能忽略了,那就是當年希特勒自仇恨政治學竄起時,它其實是得到德意志各階層人民廣泛支持的。它的極端主義不但教會保持緘默、龐大的軍人及文官體制附從,甚至許多二十世紀德國重要思想人物如哲學家海德格、法學泰斗許密特等也為之背書。

如果我們回頭重看納粹的那段歷史,不妨假設一下,如果納粹僥倖的能夠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獲得勝利,它的邪惡與暴行又會被怎樣被解釋?除了成王敗寇的因素外,我們對邪惡與暴行是否能有非關成敗的更高評斷標準?

...人們也發現到,知識分子在抗拒政治的邪惡上,經常是低能甚至無能的,原因即在於當他們用概念來思考問題,而不是用生命的共感來思考問題,他們的抽象概念就很容易被操弄,反而混淆了是非與善惡的分際。

而更令人覺得恐怖的,乃是面對納粹這種民粹極端主義時,它會形成一種強迫性的體制,而每一個參與行動的人則在「我只是奉公守法的辦事,而不是下達命令的人」之心態下,寬恕了自己,政治極端主義的罪惡,印證了「共犯結構」的存在,這乃是「後納粹政治學」與「後納粹社會學」的驚人發現:二十世紀裡,「善良的個人」與「邪惡的體制」經常並存,原因即在於人們的冷漠疏離,已使得他們對別人的受到威脅及受苦失去了感覺而只耽於一己的苟存中;也正因此,在德國的「後納粹神學」裡,遂特地將「緘默」視為罪惡。

德國主教團近年來已多次發表自我譴責的教諭,承認當年面對邪惡卻緘默,已使得教會成了納粹罪惡的共謀。而正因理解到緘默是罪,數年前當德國的新納粹又蠢蠢欲動,以驅逐德國的新移民為訴求,法蘭克福的市民們遂舉行浩大的燭光遊行,矢志保衛新移民。法蘭克福市民的行動,所顯示的乃是一種深刻的覺悟:那就是當邪惡只要一露出訊息,就必需加以阻擋,主動去阻擋邪惡,已成了公民的責任

《白玫瑰》是本重要的人道反抗之書。它提醒了我們,堅持自由價值的重要!(文/南方朔,文化評論家,左岸提供

三立電視錄影部份1103當日狀況


事件記錄:

詳細記錄:貪虎里里長九一四/原來這就是警察國家
野百合也有春天
馬叔叔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準備好了…《戒嚴篇》
行動藝術團逮捕事件,第一次準備庭法庭觀察

延伸閱讀:

民間司改會「我控訴」法庭觀察動員通知 敬邀參加413法庭觀察活動
2009年2月25日「我控訴!」
不是我的錯!2009.03.11「我控訴!」系列.江一德自訴案旁聽心得
谷愚書齋-我有權利知道誰打我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2 意見:

At 2009年4月12日 上午7:26 毛毛牙 said...

加油,讓那些穿制服的狗搞清楚才是主子。

 
At 2009年4月13日 下午1:49 frankchentaiwan said...

Support you all, always.

 

張貼留言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