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Shop: ㊣紀念鄭南榕-我們也都得繼續勇敢下去


Site Network: Home | Maan han? | saviola | 水瓶鯨魚 | Books | RSS訂閱

那一年,我覺得他瘋了。
我一直以為,活著,才能爭取些什麼
我一直以為,他是個激進過頭的份子

直到二十年悄悄地過去了...可悲的這個不被很多人承認的國家,
不但原地踏步,不但與敵人靠攏,還有個七百多萬票選出來自貶國格的「總統」

南榕,我想,在4/7這一天,每個還能自由寫著日誌寫著部落格,呼吸到一點點言論自由空氣的人,都該寫一篇文章來紀念他。


照片引用自「寫給台灣的情書-林世煜.胡慧玲

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寫著:

1986年5月,鄭南榕為抗議戒嚴39週年,舉辦「五一九綠色行動」,衝破戒嚴恐怖,並因而被國民黨抓去坐牢近8個月。

1987年1月,剛出獄的鄭南榕成立「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發動「二二八平反運動」、突破二二八禁忌,解開台灣人的心靈枷鎖。

1987年4月18日,在金華國中演講會上說出:「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開啟台獨言論自由化的先聲。


而,維基百科則對於鄭南榕的記錄,則是,

1987年四月在臺北市演講,公開主張臺灣獨立「我是一個外省囝仔,我主張臺灣獨立。」。同年11月9日,於民進黨第二屆全國代表大會會場散發鼓吹臺獨的書籍,而與當時立法委員朱高正起衝突,導致鄭頭部受傷流血。

1988年12月10日,在其所發行的雜誌上刊出許世楷所撰寫的《臺灣共和國憲法草案》,12月底被控以妨礙公務、妨害自由等罪。1989年1月21日,鄭南榕收到「涉嫌叛亂」傳票。同月27日,他公開宣佈「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到我的屍體」,而開始在他所辦的雜誌社裡展開七十一天的自囚行動。4月7日,國民黨當局指示侯友宜採取行動準備拘捕他的時候,他即自焚。

他的妻子葉菊蘭,在其自焚以後也開始投入臺灣的政治反對運動,曾任立法委員,後來民進黨執政後,陸續擔任過交通部長、客委會主委、行政院副院長、國民大會主席團主席,高雄市代理市長。葉氏並曾出書提及:「出版法的廢止,在法律上可能只是簡單一句話,但對有些人而言,卻是用身家財產或是用最可貴的生命去爭取來的言論自由。」(引用自維基百科內容


1989年,居然還有人在為爭取言論自由而自焚?是的,這個人名字叫鄭南榕。

我的記憶,大部份是電視螢幕拼湊出來的歷史。因此,鄭南榕對我而言,曾經,只是個造事端的人。

活到近大學時代,我從不認為我沒有言論自由。

是啊!因為我的言論與國民黨所教我們的愛國思想一致,我看著《南海血書》,看著《梅花》,看著《大地勇士》,看著《四行倉庫》...我這麼愛教科書上所教著我的一切,我的言論與「他們」是如此的一致,我怎麼可能沒有言論自由?

我可以大聲的說著任何事情,因為,我說的任何事情,角度與立場都與他們一樣,而他們只容許像我這樣與他們一樣的聲音。

所以,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有人要激烈的去做這種沒有意義的抗爭,爭取已經有的東西

2008總統選前,李登輝說,民主將倒退二十年,我不相信,我甚至想著第一次民選總統時我還大罵過國民黨,什麼原因民主將倒退?

當然,我見識到了。

張銘清事件(連結1連結2連結3),陳雲林事件(連結1連結2連結3連結4連結5)...嗆馬被惡警暴力相向事件(連結)...

顯然,因為剛好我跟政府的意見不同,我看到很多與政府意見不同的人被暴力對待了,這是馬政府在打壓異己的作法,我才知道,原來,馬英九反對言論自由。

但他偏偏又能睜眼說瞎話(在這裡就不再舉例了,不勝枚舉)

很令人悲傷的是,我們經常看到的聯合、中時報系,鮮少報導關於鄭南榕的故事,也許,很多記者都忘了他們寫報導時的言論自由是怎麼得來的。


送一朵鮮花,給鄭南榕

雖然,在你走的二十年後
我才知道言論自由有多麼重要
雖然,在你走的二十年後
我才知道可以理直氣壯說話的可貴

但至少,我醒了

前天晚上,給家裡的小朋友看了紀錄片-《焚》
他說,這位叫鄭南榕的前輩,好偉大
他好勇敢,勇敢的面對了那可怕的火焰
那些警察怎麼這麼過份去圍住他的雜誌社?

我說
他最勇敢的
是用火焰,讓自己當成種子
對抗不合理的政權與制度

我們也都得繼續勇敢下去

《焚》
編劇、導演 / 陳麗貴
監製 / 鄭南榕基金會



延伸閱讀:

鄭南榕基金會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3 意見:

At 2009年4月7日 下午4:14 李濠仲 said...

「人民對於其基本人權遭到剝奪與限制都不痛不癢的時候,言論自由的真正實現無異高調」。鄭南榕在 1989年3月4日所寫,一篇名為「為言論自由之役奮戰到底」的文章中,提到這段話,35天後,他自焚於雜誌社內。20年後的台灣,令人感到不安,在我們以為已經享有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同時,絕大多數人,其實對基本人權遭到剝奪與限制,卻是不痛不癢。

尤其二次政權輪替後,諸多情景不知今夕是何夕,彷彿到帶20年,如果有人認為問題沒那麼嚴重,那這大概就是比冷漠更可怕的反應了。

當納粹來抓共產主義者的時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當他們囚禁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來抓工會會員的時候,
我沒有抗議;
我不是工會會員。
當他們來抓猶太人的時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來抓我的時候,
已經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Martin Niemöller(1892-1984)所做的詩

我們沒有勇氣再以自焚,去喚醒同為這塊土地老百姓的自覺,這個時代看來也出不了犧牲生命換自由的英雄,但總覺得,也該做點什麼。希望台灣人有一天能以一種很自然、直接、沒有包袱的方式,不需要裝模作樣,就像美國人愛美國,英國人愛英國一樣,去熱愛台灣這個國家。

李濠仲http://www.wretch.cc/blog/solonews

 
At 2009年4月22日 下午2:19 Pierre said...

嗨 ﹗ 你 好 ﹗

 
At 2009年5月13日 下午7:35 梅丹佐Metatron said...

to coffee:
謝謝你,看著你的文章,
讓我對台灣又多了份認同感:)

 

張貼留言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