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Shop: ㊣轉載文: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縱論兩岸媒體


Site Network: Home | Maan han? | saviola | 水瓶鯨魚 | Books | RSS訂閱

到了2007年7月張銘清在中國接受專訪的內容,我彷彿看到小時候,宋楚瑜、俞國華、李煥那些人在受訪的內容勒!

搞統戰的人,就是文字包裝的不痛不癢,然後真如小邰演出的那樣,就是要有霸氣及傲慢的氣質,那才能達到上乘,這就是張明清的媒體學。要表面上開放,但實際上是緊縮的管制。能做的不能說;能說的不能做。把握住這分際,就是中國的媒體學了。

以下全文轉載自北方網 2007-07-31 17:13(若有補充或編註,再補藍色的字

張銘清已經記不起2000年9月5日那天他主持的新聞發佈會,自己都談了什麼了。

  但媒體對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的首次新聞發佈會給予了很大關注,《人民日報》次日報導,“張銘清表示,我們的對台政策,仍然是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基本方針有最大誠意爭取和平統一的前景,也有堅決阻止‘台獨’及一切分裂活動的堅定決心和必要準備。

  此後五年,他的嚴肅神態,和那招牌式的手勢,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直到兩年前,對岸的政治模仿秀節目《全民大悶鍋》,把“國台辦新聞發佈會”和“張名清”搬上了螢幕。現在,台南的老農都認得這位“國台辦發言人”。

  大陸這邊的張銘清,現在的身份已是海協會副會長,對岸那位,把身後的藍底白字的“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換成“海峽兩岸關係協會”,繼續“發佈”。

  這悶鍋呢,借了點對點下載的光,也一路火到了海峽這邊。

  一位朋友,知道記者要面訪張銘清,讓打聽個事兒——“張銘清真是那樣鼓掌嗎?”

  在臺灣的節目裡,“張名清”每每帶頭為“祖國建設的偉大成就”鼓掌,鼓掌時將雙手橫在胸前,上下拍擊,頗有節奏。

  “我覺得(模仿得)不是很像,但也是見仁見智,有人說像,有人說不像……”

  “臺灣的客人一來都問這個,我說我沒看,他們就給我帶節目的錄影。”張銘清“本尊”笑著對記者說。

  不過,他平時看得更多的還是臺灣的時政談話節目,比如TVBS的“2100全民開講”

  “他們的CALL-IN節目,老百姓隨便打電話進來談自己看法,也可以對嘉賓的觀點提出異議,我覺得挺好,民眾參與非常重要,光嘉賓講來講去,不一定能代表民眾。”

  這位社科院第一批新聞學研究生,二十多年來,沒有中斷與臺灣的緣分:

  1981年畢業分配到《人民日報》福建記者站,一幹10年,期間採訪過到福建沿海避風或者修船的臺灣漁民,感歎儘管當時兩岸軍事對峙,但無法隔斷兩岸同胞那種“天然的聯繫”和骨肉親情

  1990年被調回北京任《人民日報》記者部副主任,三年後便調入國台辦,任新聞局局長,1996年李登輝訪美,在國際上製造“兩個中國”,釀成台海危機,回憶起11年前發起批判李登輝“兩國論”的輿論鬥爭,他記憶猶新。

  2000年9月,他擔任國台辦首位新聞發言人,面對海峽兩岸電視臺的直播,形成了“嚴肅有餘”的風格——雖然“很有苦衷”。


  “還是內容決定表情,比如講到台獨分裂啊,批判兩國論啊,恐怕很難和顏悅色……倒不是刻意去做出嚴肅的風格。”他說。

  新聞發佈會從當初的“不定期”到兩週一次,會前要做諸如設計提問等大量的準備工作,幾乎調動了台辦各局的力量。

  2006年,60歲的張銘清轉任海協會副會長,今年6月又正式出任廈門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首任院長。

  不當發言人了,仍保持著大量接收資訊的習慣。中天、東森、TVBS,《聯合報》、《中國時報》是每天必看的。“民視(臺灣一家立場偏獨的電視臺)也看,”他坦承有時候感情上的確難以接受,“生氣倒不至於,工作需要,全面瞭解一下各種看法吧。”

  保留下來的習慣並不止於此。

  和你面對面時,他是和藹而放鬆的。倚在老闆椅上,時而偏左,時而靠右,時而輕輕一推桌子,往後輕輕滑上兩步。

  低頭沉思間,“臺灣問題是中美關係中最敏感最重要的問題……”就冒了出來,仍帶著我們熟悉的發言人口吻——儘管這種情形並不多。

  偶爾,他會欲言又止:“我覺得(臺灣電視臺CALL-IN)這種形式非常活潑,我們這邊可能用得不多,因為直播嘛,可能有一些顧忌……”

  “兩岸一天不統一,對中國的發展就是不利的,臺灣方面不斷進行軍備,向美國買了好幾百億美元的武器,我們為了反對台獨分裂勢力,也有必要的準備……”

  當然,更多的時候,這位被所有接觸過他的人評價為“平易近人”的官員是自信並坦率的。一位聽了他演講的廈大學生在自己的博客裡寫道,“張院長的舉手投足透出來的一股大氣是難以模仿的。”

  只要是事實,都可以容忍

人物週刊:您怎麼看您在臺灣的高知名度?

張銘清:這也是工作性質決定的,做新聞發言人嘛,我們的新聞發佈會,剛開始臺灣都是直播的,直播以後臺灣民眾慢慢地都對大陸希望知道一些“為什 麼”,想瞭解。另外,臺灣的中天電視臺辦了個全民大悶鍋的節目,模仿我,可能和這個有關係(笑)。再者,因為工作關係,我和臺灣的新聞界接觸比較多,也可 能和新聞界本身也在放大資訊有關。

人物週刊:您看《全民大悶鍋》嗎?

張銘清:有時候看,電視倒很少,因為不知道播出時間,主要還是看他們臺灣記者帶的碟,他們一來都問這個事。

人物週刊:您覺得邰智源模仿您像不像?

張銘清:我覺得不是很像(笑),但也是見仁見智,有人說像,有人說不像(笑)。

  首先是內容上不像,我主持的新聞發佈會不可能說那些內容,另外,兩個人的氣質恐怕還有差距,他作為演員,動作是有些誇張的。

人物週刊:您經常和臺灣媒體打交道,怎麼評價他們?

張銘清:我覺得他們的敬業心和競爭意識很強,這很值得我們大陸媒體學習。

  當然,他們對大陸情況不是瞭解得很全面,也受制於臺灣當局的誤導和一些偏見,看問題容易偏激。他們強調新聞的可讀性,希望聳人聽聞或者別出心裁,這有時就影響了新聞的真實性和準確性。

  幾年前有一次,一家臺灣媒體報導說,中央一位元國家領導人在兩會上說,臺灣加入聯合國這個問題可以討論。這種說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從常識來說也不可能啊,聯合國是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加入的國際組織。他們登出來後我就找他們媒體負責人說,你們這個記者寫得不僅不是事實,也不合常識。

人物週刊:這種情況多嗎?

張銘清:因為報導找他們的機會並不多,總體上說,臺灣這些駐大陸記者的報導還算是真實的,雖然個別的與事實有出入,但惡意造謠捏造的很少。因為對新聞價值的判斷,不同媒體和從業人員都有自己的標準,何況是兩岸的媒體?我們不能都用《人民日報》的口徑去要求人家。

人物週刊:您覺得臺灣媒體對大陸的報導客觀公正嗎?

張銘清:只能說還算客觀,但公正就不一定,客觀,是說他們報導的是事實,但有些報導可能受限於記者的視角和編輯的取捨,報導只選取一個局部,不全面,這就未必公正。

  比如說三次兩岸的經貿論壇,大陸出臺了40多項惠及臺灣同胞的政策,臺灣媒體各取所需,一般不做全面報導,而且他們還加上自己的主觀判斷,比如說是“統戰”啊什麼,這就很難說是公正的。

人物週刊:對臺灣媒體的報導,有無不可接受的底線?

張銘清:我倒是覺得,只要他報的是事實,沒有造謠,我們都可以容忍,都不要緊。

  對臺灣媒體一視同仁

人物週刊:好像現在派駐記者到大陸的臺灣媒體,還是偏藍的多些。

張銘清:我們一視同仁,不管他的顏色,都可以來。因為兩岸的交流,特別是新聞交流不應該設限。過去長期隔絕,就因為瞭解少,誤解才多。媒體本來就承擔著溝通的職能,所以應該讓他們更加自由、更加方便地獲取資訊。

  大的活動我們都邀請他們來,但中南部的媒體就是來得少,《自由時報》也不大來,因為他們不來,就對大陸不瞭解,其實我們也沒強加於你要你報導什麼,(報導什麼)這是你的自由。

人物週刊:兩岸新聞交流在哪些方面還需要努力?

張銘清:我覺得就是開放,不要設限。我當新聞局長時就說,只要是臺灣正式註冊的媒體,你一百家來採訪,我們都歡迎。然而,臺灣當局卻對大陸設限,藉口說人民日報和新華社報導不實,中斷他們的駐點資格,說是“暫停”,一停就是三年。我們從來沒有說臺灣哪家媒體報導不實,就中止他的採訪資格的。台灣當局的做法,也是他們缺乏自信的表現,一個自稱是開放的社會,標榜新聞自由,設限是沒有道理的。

人物週刊:臺灣的陸委會也曾經邀請大陸其他一些媒體駐台。

張銘清:我們覺得他們這樣做是沒有道理的,據我所知,這兩家(《第一財經日報》和南方報業)媒體並沒有申請去臺灣駐點採訪,人家沒有申請,你非要點名讓人家去,有什麼道理呢?

人物週刊:將來大陸的都市報駐點臺灣是否有可能?

張銘清:大陸這邊,只要提出申請的,都不會限制,現在的關鍵是臺灣方面限制。

  新聞價值不能搞意識形態

人物週刊:您曾經提出“一國兩制新聞學”,對於新聞業來說,“一國”和“兩制”的內涵分別是什麼?

張銘清:“一國”,就是兩岸的新聞事業是一個國家內部的新聞事業。只不過,處於不同的社會制度下,你有你的新聞理論,我有我的理論。比如說媒體的所有權不同,臺灣允許私人辦報,這就和大陸不同。“兩制”之間有沒有可以互相取長補短的,這是可以探討的。

  臺灣的媒體,很注意可讀性,很注意接近民眾,比如過去神六發射的報導,中央台的白岩松和東森台的盧秀芳,他們視角就不一樣,中央台著眼於全面, 而盧秀芳更關心細節,比如宇航員在太空是如何吃喝拉撒的,這是不是老百姓關心的?我就說是啊。這該不該報?我就覺得視角很好啊,該報。

  我們是不是有可以向他們學習的?我認為有,在可視性可讀性方面,在滿足讀者的知情權方面,都是可以學習的。

  對新聞價值的判斷,我們不能搞意識形態,畢竟有共同關心的問題,要求同存異。至少在業務方面,可以互相借鑒。

  臺灣媒體的競爭、敬業精神,與他們的管理體制有關。臺灣記者要是漏報新聞,老闆會扣獎金,漏報幾次,就炒魷魚,我們大陸媒體在這一點就有欠缺。

  現在在一些活動中,主辦單位給記者發了通稿,記者署個名就發了,這只能培養懶漢,要都是這樣,我直接交給新華社好了。

  每個媒體都要有自己的特色,不同的報紙就該不一樣,《人民日報》和《南方週末》就不是一樣的嘛,從可讀性來說,《南方週末》肯定要更強,這當然有南方報業對新聞價值的判斷,所以應該取長補短,當然臺灣媒體也有瑣碎、重複的毛病。總之,小鼻子小眼,大而空,都不可取。

人物週刊:您提到一些大陸記者只發通稿,似乎他們也有無奈,畢竟涉台報導比較敏感,容易踩線,犯規。

張銘清:那是偷懶的辦法,你犯規你踩線,說明對相關政策心裡沒底。涉台報導政治性、政策性強,有時發通稿統一口徑是必要的,但不是說記者只能按照通稿來報導。

  對台報導不要光偏重政治層面

人物週刊:您覺得臺灣之於大陸的最大價值在哪裡?

張銘清:從戰略地位來講,臺灣是中國東南沿海的屏障。為什麼美國打臺灣牌遏制中國發展,就因為它特殊重要的戰略地位——對我們國家的安全來說, 它是一個屏障。所以從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來說,我們要早日解決臺灣問題實現國家統一,這關係到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我們的核心利益,這個恐怕是最重要的

人物週刊:大陸一些知識份子近些年討論“臺灣經驗”,包括社會發展的經驗,臺灣今年適逢解嚴20周年,不少人就此發表了一些看法,不知您是否讀過?

張銘清:臺灣在上個世紀70年代的經濟發展,是臺灣同胞自身努力的結果,當然有其經驗。你說的這些我並沒有讀過,當然解嚴後,對臺灣整個民主社會的發展,包括新聞事業解除報禁後,對臺灣新聞事業的發展肯定是有幫助的。

人物週刊:大陸對臺灣的報導在哪些方面需要加強?

張銘清:由於過去的隔絕,我覺得對臺灣社會瞭解還是不夠。對臺灣社會民間層面可以多做一些報導,不要光偏重政治層面。

人物週刊:以您的經驗,臺灣民眾對大陸的最大誤解是什麼?反過來呢?

張銘清:由於歷史的原因和臺灣當局的誤導,臺灣民眾形成了一種複雜的、棄兒的心態,對大陸存在誤解,對大陸的一些善意的、誠意的政策不信任,覺得有所圖謀。

  大陸的民眾這邊,我想應該把臺灣當局搞分裂的那些人,和大部分臺灣民眾分開。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2 意見:

At 2008年10月23日 下午12:11 Kiosk TAIWAN said...

『...中南部的媒體就是來得少,《自由時報》也不大來,因為他們不來,就對大陸不瞭解,其實我們也沒強加於你要你報導什麼,(報導什麼)這是你的自由。』

是呀!報導啥是我的自由.就怕報導後,匪方羅織其他不相關的罪名才慘勒....

 
At 2008年10月23日 下午12:26 CoffeeShop said...

回覆Kiosk,

這篇就貼出來讓大家笑的~

他有了新華社,何須其它媒體?我看他這次來,才花不到二天,將台灣【多數媒體】教得挺好的。

(大笑)

果然是統戰之神!

 

張貼留言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