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Shop: ㊣如果我說:「我不曾是個扁迷!」(10/9補)


Site Network: Home | Maan han? | saviola | 水瓶鯨魚 | Books | RSS訂閱

一次聽到陳水扁這個名字,忘了當時的我是幾歲了!但第一次開始想了解陳水扁這個人,是在1990年,當時他已是民進黨增額立委。同學說他父母會自動配票,一個投謝長廷;一個投陳水扁,長仔與扁仔當時就在立院並肩作戰。但我卻是在1990年才開始對這個名字開始有「初步的認識」。



以上圖片引用自按快門 過生活

1990年,我第一次聽陳水扁演講,在一個場地只容得下200人左右的小禮堂(不是HelloKitty那個)

真是時光飛逝啊!當時,小禮堂裡幾乎是滿滿的女孩子,至於男生,則是寥寥無幾。演講的時間是從7點開始,9點結束。我只是剛好洗好澡了有空,所以就去禮堂想說看看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什麼人?

陳水扁先生印象中最深刻的一場官司,是代表長榮海運,與當時鼎鼎大名的理律頭牌+哈佛博士陳長文交手。

一審、二審都阿扁贏、三審維持原判。這一役,陳水扁幫長榮省下3千萬的賠償金。

而在1980年,也是大家一定都知道的,黃信介親友去拜託陳水扁擔任辯護律師,當時,陳水扁是個賺不少錢的海商法律師。但老婆吳淑珍說:「當一位律師,如果說要自私,不敢站出來替他們辯護,那麼律師還有什麼用呢?」;但同時,有不同意見的老師跟他說這事吃力不討好,這種時候不要去接比較好,不然會影響到你律師的業務啊!


後來,陳水扁站出來了
那一年,他30歲。


他開始了從政之路,民進黨團致力於廢國大、總統直選…(大家都知道馬先生是反對總統直選吧?)

林林總總的,陳水扁講了很多他在立法院為人民爭取的種種福利與國民黨的惡行惡狀(我全忘了!);他也講了很多他自己的歷史(我也忘了!)

我記得他說:「他因為聽了黃信介一場演講,改變了他的人生」

還有一件我記得的,很奇妙的事,他說,有一次,和總統李登輝的聚餐中,李登輝走到他旁邊拍拍他肩膀說,年輕人,繼續加油;另外一件記得的事則是吳伯雄當時說:如果我出來選省長(還是說總統?我有點忘了!),還請民進黨支持。結果陳水扁回吳伯雄說:「你加入民進黨,我們就支持你」。

這事我記得還蠻清楚,因為當時民進黨正在茁壯,但一句話讓我看透了吳伯雄。

然後在9點整,現場好像是個還蠻high的氣氛,但他說:「各位同學,很抱歉,下次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更多的想法,因為我老婆身體不便,我必須坐飛機回去台北,抱她上床,不然她會擔心我。」


身為一個正常的、有情感的人類,我聽了有點感動。

而后,他被評為第一名的立委,直到1994年他出來競選台北市長;當年參選的還有己不知去向的黃大洲與被謝長廷每日一問,問到不得不捐出一塊山坡地,至今還心懷怨念的趙少康。

當然,國民黨只要一分裂,民進黨就有機會。於是,台北市首次被民進黨拿下;令人印象最深的,絕對是戶政事務所的桌子改低、等待的人會有公務員來奉茶。

人民第一次感受到,原來,公務員真的是人民的公僕哪!

那一年,是1994年

這樣的劇情,會讓你想到朝倉啟太嗎?那絕對是一個年輕時候的朝倉啟太,不是嗎?

直到2000年,競選總部就在我住處的巷子口,於是我理所當然就去逛一逛;一聽到連宋分裂,我想著,該要換黨執政了吧!那一年,阿扁贏了。但是…



↑↑↑↑↑↑↑↑↑↑↑↑↑↑↑↑↑↑↑↑↑↑↑↑↑↑↑↑↑↑↑↑↑↑↑↑↑↑

這個人輸了,他的支持者遲遲不肯散去,於是在前任立法院院長目前已逃往中國的劉松藩的慫恿下,當場成立了親民黨。

而到了2004年……

有人要求驗票

↓↓↓↓↓↓↓↓↓↓↓↓↓↓↓↓↓↓↓↓↓↓↓↓↓↓↓↓↓↓↓↓↓↓↓↓



有人衝撞地院


↓↓↓↓↓↓↓↓↓↓↓↓↓↓↓↓↓↓↓↓↓↓↓↓↓↓↓↓↓↓↓↓↓↓↓↓



當然,有人在凱道開起了夜市
↓↓↓↓↓↓↓↓↓↓↓↓↓↓↓↓↓↓↓↓↓↓↓↓↓↓↓↓↓↓↓↓↓↓↓↓



2006年,那個衝撞地院的人,再度運用自己的言論免責權,拼命報料!
有人上街了。



(圖片引用自UDN

其實,2004年之後,我對陳水扁的印象愈來愈模糊,但我曾說過,即便我不認同目前陳水扁的作法,但如果再回到2000年,再回到2004年,我還是會投給陳水扁

最後,雖然我好像不曾是個扁迷,甚至,在今年316之前,我也未參加過任何政治性的集會。但,我感謝當年的陳水扁及當年的民進黨,讓我對台灣有重新的思考


後記:這篇文章,很久前就想寫,但好像永遠寫不到終點。今天看了Pila寫的當人頭落地前,我強烈的建議陳水扁 。。。。。之後,突然想,還是先記錄一下自己的感想好了。

10/9補:今天看到陳幸妤在自由時報的投書-有病的是媒體不是我,其中一段寫著:

和我爸同是蓬萊島案的黃天福的女兒在幾年前自殺死了,我至今想到她的遺言「我不能再快樂了」都感到心痛不已,我只在這誠摯的希望,即使日子再不快樂,都要勇敢、tough的活下去。


我周遭的朋友們,不乏說陳幸妤歇斯底里、躁鬱者…

我都會直接回他們:「試想一個從小父親被關母親遭受這麼大苦痛的人,她不像我們在不舒服的時候有自我發洩的管道,還要被病態的媒體包圍。前面的都不提好了,只要有一家、只要一家就好,如果有一家媒體一天到晚監視你拍你問你問題,你不會瘋掉?到目前為止,我仍會為陳幸妤說話,沒有遭遇過那種痛苦對待的人,你們憑什麼說人家有病?你們才有病!


我從未對中國國民黨有任何的期待

但,請不要讓我對民進黨也失去期待

加油

所有的台灣人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2 意見:

At 2008年10月9日 上午1:07 saviola said...

阿扁的故事告訴我們人畢竟是人~引用意識形態咖啡館館主的一段話~問題就在於,許多民進黨人或民進黨友並不認為問題出在管制結構與競租機會,而是出在「國民黨人及國民黨友的道德敗壞」。所以他們也說改革,只是所謂的改革是「換我們的人去掌管管制權力」--然後考驗所謂的「高道德標準」能抵擋競租者的誘惑多久。~~
所以重要的是制度的改變不是政治人物本人的道德高超,所以我會說我們不需要朝倉啟太我們要的是改變使人腐化的制度阿~~

 
At 2008年10月9日 下午3:36 CoffeeShop said...

制度是由人去制定的,也是人去逃脫或毀壞的;但要有制度,有些事情才能被更公平的對待;所以我認為人與制度都重要。



但回頭看,為什麼直到陳水扁當台北市長,我們才知道原來公務員是【公僕】?這是之所以我說陳【曾經】是年輕朝倉啟太的原因。



我們之所以要朝倉啟太,不是要一個神話,而是要一個【想要】並有【魄力】及【勇氣】改變制度的人,所以回到我【Change】一系列的文章:我們手中的一票真的很重要。

 

張貼留言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