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Shop: ㊣見解犀利的蔡英文-論奧運


Site Network: Home | Maan han? | saviola | 水瓶鯨魚 | Books | RSS訂閱

為嗜血,因為收視率,因為大腦的結構發生了基本的先天上的待整,所以台灣的媒體現在只有一則他們心中即是「國內」也是「國際」的新聞--奧運。然而,關於奧運一事,民進黨的蔡英文主席提出了一番即有見地的想法,而出乎意料的,這樣的報導是出現在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  2008.08.10



莫讓北京奧運淪為納粹奧運的翻版 /蔡英文



一九三六年八月一日,希特勒在柏林主持奧林匹克運動會的開幕儀式,德國人民的情緒瞬間到達最高點。自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敗之後,整個德國民族從來沒有這麼最光榮過。當時國際間不乏反對的聲浪,不過奧委會仍然決定把這個國際體壇最重要的賽事交給希特勒所領導的國家。支持給德國機會的人主張,奧運會的主辦國資格將會使德國更民主、自由、和平。


2008年,許多人相信中國將因著奧運而更為民主、自由、和平,而因著胡錦濤先生引用吳伯雄先生在五月的談話--台灣在中國的「主場優勢」一說,中華棒球隊得在只有3個小時休息的情況下,前後對抗日本隊與中國隊。



卡神楊蕙如提前要去為中華隊加油,卻因著吳胡所達成的主場共識,而被遣返。



此時,台北的馬先生不發一語。





窮兵黷武的希特勒在那一陣子也突然變得愛好和平,在奧運期間,納粹在全國上下收起「禁止猶太人」的歧視性標語與招牌,希特勒要人們相信,德國是全世界的好朋友。不過,後來的歷史證明,希特勒向大家撒了一個漫天大謊。在奧運進行期間,希特勒一邊吹噓和平,一邊興建集中營,而且在奧運過後,德國也沒有比以前更民主自由,一九四二年的萬湖會議決定了「猶太人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案」,就這樣希特勒政權屠殺了幾百萬的猶太人。




我不是預期中國一定會搞出什麼亂七八糟的手段,但多次不良的記錄:從天安門、花費32億美金在2006/7/1通車,卻在2008/3/10開始流血的青藏公路--Tibet事件、我不知道中國這樣一個國家在哪一處能讓人有信任的感覺?除了台灣的吳伯雄先生上回某次訪問回來後說,「以他的感覺,大陸不可能對台灣射飛彈。馬總統說,「這個就是我們的軟實力」。」。



不知道大家看了吳先生與馬先生的對話後,有沒有像那種在看天線寶寶感覺?!重覆無意義的對話,不斷的上演。然後,國內除了我們少數幾個部落客罵到口水都乾了外,幾乎沒什麼反彈的聲浪。





沒有人知道奧運會跟屠殺猶太人有無直接的關係,不過,如果整個納粹政權是建立在強大的民族主義上面,那麼一九三六年的柏林奧運無疑地為德國民族主義注入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心針。七十二年過後,二○○八年的八月八日,我們再一次目睹了奧運在沒有人權的國家中舉辦。中國領導人胡錦濤在張藝謀式的開幕儀式中,把中國民族主義推上了最高峰。從電視上看來,中國人民沸騰的情緒,跟一九三六年的德國人一模一樣。


當楊蕙如事件發生後,吳育昇先生立即發言,說楊蕙如小動作太多,而有不同的立委及媒體附和著說楊蕙如出發前就開記者會(暗示著事情要鬧大之類的),我只想回問,如果沒有開記者會先將自己的事擴大,以他那樣有點敏感的身份,就算只是想去為中華隊加油,到時被中國政府偷偷幹掉,會有人知道嗎?難道先做點預防的動作也要被大家羞辱?楊蕙如至少不會像吳育昇一樣,去到中國說馬先生是台灣的「領導人」。吳育昇先生那種只會欺負自己國家的言語真令人感到相當的不恥。





為了要讓奧運順利進行,中國政權老早就開始推行禮儀運動,希望讓全世界的人看到中國文明化的程度已經大幅提昇。隨著開幕日期的逼近,舉國上下開始草木皆兵,西藏、新疆的抗議份子被管制、逮捕甚至殺害。當然,這些所為不會讓中國人民知道,所以,北京城中興奮的民眾當然也就讀不出政權的風聲鶴唳。鳥巢周邊五步一個武警崗哨,計程車據說被裝上監聽器,會場周邊的商店被賦予向警察通報的神聖任務,高樓大廈被命令不得開窗,天安門廣場上分不清楚便衣與遊客哪一種人比較多。這就是集權國家主辦和平奧運的必然結果,作為一個人權記錄如此不良的國家,它勢必得出動所有的國家機器來摧毀所有可能的反對勢力。換句話說,這是一個戒嚴下的慶典,會場內的舉國歡騰,與會場外的嚴厲肅殺,形成一股非常諷刺、非常尖銳的對比。


這種情景,真的看起來與1936年希特勒的作法並無二致,我真好奇民進黨的蔡英文主席怎能對歷史研究的如此透徹。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全世界有一些國家,就是不能跟其他國家一樣,抱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在家裡的客廳中欣賞奧運的精彩賽事。很遺憾地,台灣就是這樣的國家。我們不能以台灣的名字在奧運會中出現,我們的選手是一群沒有國旗,沒有國號的運動員。甚至,這一次的開幕儀式中,中國也改變了各個國家出場慣例,讓台灣的代表隊在「中」這個中文字的大旗下,與澳門、香港等地方「結伴」出場。然後,全世界都知道也都看到了,我們國家的執政黨要員們,坐在觀禮台上親眼目睹、共同參與這個歷史性的改變。他們覺得這一切沒什麼不妥,被對岸奉為上賓,即使北京官方說台灣的選手在大陸有「主場優勢」,他們亦渾然不覺有任何失當之處,甚至可能還覺得理所當然。


當台灣用七百多萬票,選出了一位「馬先生」後,我們成了一個沒有總統的國家,以「先生」自貶人格也就算了,重要的是他此舉是自貶國格的嚴重行徑。



對待這樣會自貶國格的先生,中國怎麼可能對他、或對我們客氣?





世界上流傳著一種說法,政治不應該介入體育,體育是無國界的。不過,從這次奧運會中中國對台灣的種種作為來看,政治從來沒有離體育這麼近過。希特勒在成功的奧運會後變得更加獨裁與野蠻,這讓我不禁想起情人節晚上在自由廣場人權團體所舉行的抗議活動。與奧運開幕儀式的盛大相比,當天現場的人數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我坐在規模很小的人群裡面,心裡一點也不意外。畢竟,這是眾所矚目的運動賽事,在這種時候講政治、講人權、講民主,好像是在潑冷水。我們不否認中國對這次奧運會的用心,但我們更期待,中國對於人權能更用心。中國對這個世界最大的責任不是一個成功的奧運,而是對於人權的尊重與保護。



我不反對奧運,也不反對台灣參加,也熱切地希望給運動選手們加油打氣。不過,我最期待有一天台灣的代表隊能夠在頒獎典禮上大聲說出自己國家的名字。全體國民應該共同思考,台灣的這個夢想將因這次的京奧越來越近還是越來越遙遠?


還記得競選期間,馬先生曾在聽見圖博被鎮壓的消息後第一個反應是什麼嗎?他說,他願意讓西藏自治。







後來在謝長廷先生去民主廣場為圖博祈福之後,馬陣營發言人蔡詩萍先生還說:謝長廷是在消費西藏。語畢,隔天晚上,馬英九陣營立即到民主廣場,進行他們定義中的消費行為。



就像滾雪球,現在雪球已經大到大家矇著眼睛假裝看不到了。從東吳要篏制言論自由,到李慶安小姐的I407問題;再到物價、原物料、農產品、油價漲聲四起;再到胡志強、鄺麗貞浪費公帑至外國遊玩;再到馬先生說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要辦到底;又再到奧運開幕,「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昨會見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時,順勢打出兩岸「同胞」牌,呼應吳的話說,「在主場作戰」,台灣的運動員一定會取得優異成績。」。





一件新聞蓋過一件新聞。每一件都比前一件更驚人。



七百多萬票選出來的馬先生,都繳械先了。我們人民只能無言?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0 意見:

張貼留言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