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Shop: ㊣原來是我「反應過度」?!而政府「反應不及」?!


Site Network: Home | Maan han? | saviola | 水瓶鯨魚 | Books | RSS訂閱

得不說,我最近看壹蘋果時,就會很悶,不知是不是我太敏感了!

蘋果在6/25時說「藍:扁砸21億元搞監聽」,這難怪大家罵扁政府無能了,2008大輸也是應該的,要輸的心服口服啊!

監聽了半天,也沒贏到政權,人家一上台40天將經濟搞爛,損失我看有上兆吧!都沒人上街頭抗爭,我們還能不承認扁政府無能嗎?

扁政府做了一堆事,抑制物價、油價,為人民省荷包,到頭來換回無情的選票否絕,有些人上台都40天了也都不做事,選前說633,選後說沒藥方,還退居第二線,你心裡很e04時,他們還說你反應過度。,薪資低於等於50000元/月的人,好像應該要站出來,向政府抗議,因為咱們主計處都說了我們是低收入戶,我們怎麼堪得這種什麼都漲的局面哪?

然後,在我們決定上街頭時,感覺上會有自我人格分裂的憂患意識出現,因為咱們新政府說我們對物價對油價對股市都是個反應過度。

根據這套法則,只要看到股市綠油油的人,請自行去配一付有色眼鏡,因為一定是你們有色盲,才會將紅色看成綠色啊,要不就是你們太期待綠色執政了,才會將股市紅盤看成綠盤,一切都是你們的假想,一切都是你們「反應過度。」。

所以,「綠卡國際觀」理論一事,大家也不要反應過度。

在新政府的眼中,曾經得過諾貝爾獎的李遠哲先生在回國服務放棄綠卡後(更正:李遠哲先生是放棄美國公民的身份),也隨即放棄了他具有國際觀的視野;而李慶安是否具有國際觀,至今仍是個謎,有待我們的檢查體系為她做徹頭徹尾的調查;外交部長呢!在上任後被發現有綠卡後,他也隨即放棄了綠卡(等同他也放棄了國際觀);所以現在新政府的成員多是由原本有國際觀,但在任官後立即放棄國際觀的人員所組成。(不好意思,一開始拿李遠哲博士來開頭)

目前看起來,台北的馬先生與台北的李小姐,可能都還具有某種程度的國際觀,我們千萬不要反應過度。了。這種人才,對台灣來說絕對是不可多得的資產,我們要像愛護熊貓的心情來愛護他們。


至於6/22時,新聞提到「國華收118萬 3劇本毀處長」一事,通常我們身邊的人發生這種事,大家會如何看待呢?

Ok

我們看到有人被金光黨騙了時,我們會說:「要不是你貪財,怎麼會被金光黨騙?」

而,有人被強姦了,有些沙文主義者會說:「要不是你身材好,人家連看都不想看」(好像身材好,就該要負上被姦的天職嗎?),再加一句,如果一個人夠正直,那這人會想要出入聲色場所被人家給設計嗎?

我猜,除非他自己很樂於被設計吧!

但,這位處長可威風了。有台中的胡先生跟他同進同出,議員要他退場,市長說:他退我就退

豪氣干雲的勒。

真的難怪了,台中,很多人都說是文化之都;但台中人都知道,台中是風化之都。而且,那些政治人物擁有槍枝(可能是為了自衛使用)也是眾所皆知。我們舉沙鹿的顏先生為例,二十幾年前,他就已名聲大噪,怎麼我不懂為什麼在念幼稚園時候就知道的事,過了二十幾年,才上報紙。

我記得,莊國榮曾經罵馬英九是個小孬孬,當時我覺得,即便是事實,也不要用這樣的形容詞會比較好。(雖然馬上任後,依照大話新聞所批評的,真的像個詐騙集團政府。)

但,這樣的事居然能延續到政大不續聘莊國榮,而且理由超可笑。

所以政大的道德標準是建立在:「只能說謊話,不能說真話」的基礎上嗎?

另外,想必大家猶原記得,中壢的吳先生上回訪中國時...

國民黨主席吳伯雄31日從大陸訪問回國,立刻就趕往總統府向馬總統報告,除了馬總統親自接見外,蕭萬長副總統,行政院長劉兆玄也全程陪同,吳伯雄說,台灣人民在四川震災後踴躍捐輸,讓大陸人民很感動,這次去的氛圍很好,以他的感覺,大陸不可能對台灣射飛彈。馬總統說,「這個就是我們的軟實力」。


夠軟吧?!軟到6/26的一則新聞標題斗大寫著:「國台辦:不接受台灣入世衛

7/1油價又要上漲了,大家只好多看星爺的片子,默念著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我其實有加薪我其實有加薪;油價其實沒有漲油價其實沒有漲...

其實,每次寫文章時,想到台灣有一群辛苦的一個月領基本薪資的人,默默地承受著權貴所組成的新政府理直氣壯的「沒有藥方」時,他們唯一的選擇,好像,只能更沈默?!

或者,我們應該站出來?!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5 意見:

At 2008年6月28日 下午2:28 TSUBASA said...

之前不是那麼爛被講的很爛,現在很爛又告訴大家其實我們不是那麼爛?

或許真的只是我們的感受跟人家不一樣,閉上眼睛就可以看不見嗎?

 
At 2008年6月28日 下午11:47 CoffeeShop said...

回覆tsubasa:看到你的留言,我想到一首歌叫做[歷史的傷口]@@

其實這種感覺很可怕,他們正在洗腦,告訴我們,一切的爛;一切的糟;一切的屎;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們[反應過度]

想從前五十年來,他們就是以這種溫水青蛙理論來洗腦的呀~

真的是生雞蛋的沒有,拉雞屎的有。

 
At 2008年6月29日 上午1:04 Ada said...

沒錯!從喂!先生上台後我愈發覺得他的上台對台灣歷史而言顯然將會是道很大的傷口!

更糟的是他還卯起來灑鹽裝無辜...

 
At 2008年6月29日 上午11:12 Joe愛玩 said...

站出來!!響應!!響應!!!
我只有一雙腳,但是我一定會以行動來表達我的立場。就如同,我只有一張選票,但是我一定堅定的投下去。
一票不算什麼,一雙腳也不夠有力氣,但是因為我的一票,所以有544萬的力量!站出來,因為我的一雙腳,台灣才會更有力量!!!!

 
At 2008年6月29日 下午1:10 路人甲 said...

需要幫忙更正一下,李前院長放棄的是美國國籍喔! 不是綠卡,綠卡只是居留證,他是放棄美國人的身分。
依照九流政府的標準,這不僅僅是種犧牲,而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情操!
(難怪某些人拿到手了,再怎麼樣也不放棄)

 

張貼留言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