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Shop: ㊣我,民主這條路


Site Network: Home | Maan han? | saviola | 水瓶鯨魚 | Books | RSS訂閱

十年,好大的轉變。從很年輕的時代,從來沒有思考過,教科書上寫著台灣的政黨政治是國民黨【一黨獨大制】,我總覺得那些事是理所當然,因為當時根本沒有第二個黨派。

直到高中時期,同時經歷了解嚴、民進黨成立、蔣經國先生離開、鄭南榕先生自焚、六四天安門事件。

記得從學校坐計程車到公園站轉公車,當時計程車司機對著我們那群死黨們說:「你們要記得啊!等你們有投票權時,要記得投票給尤清他們」。

印象中,司機還說:「你們的教育經費,國家應該要撥出15%,但國民黨都只過13%;是民進黨跳桌子幫你們爭取到15%這個法定的數字」。

當時,記得我還回話:「那樣的爭取,我覺得是對的;但他用的方式是錯的」。

事隔二、三年,上了大學,才開始看到一些以前根本看不到的文獻,聽到以前聽不到的言論。

才知道,如果,當時這群人如果沒有用這種「我當時認為錯的方式」,我根本看不到,或,不會了解,原來,我現在享受的東西與環境,就是一種民主的成果。

這些成果,並不是理所當然,但當時的衝撞、當時的野百合,我都在自己認為的理性決定下缺席了。

這次民進黨選輸,若是以前的我,就會很樂觀的想:「反正我有投票權以來,我投的人沒上過,下次再投就好」;但這次我變了,我看到腐化的媒體,五十年不變的國民黨,一黨獨大的小時候的回憶

小時候,八點檔都是三台聯播(華視、中視、台視),我還記得很清楚,那連續劇的名字叫「南海血書」,內容敘述著一群人從大陸撤退到台灣,在船上的生活很苦,很餓,時間很長,於是當有人生病,知道自己的生命將盡時,就會用長繩讓自己先延著繩浸海水。

一方面是清洗;另一方面,因為海水是鹹的,所以...再回到船上時,大家又難過,又等待...難過的是,那人生命將盡;等待的是,那生命將是船上人的下一餐。

中間當然也有廣告時間,廣告內容是什麼呢?

是黑白的施明德的照片

右邊有直排的字

寫著懸賞金

小時候的我對金錢概念很差

但至少是幾十萬,一直到後來好像有到幾百萬?!我忘了!

當時,所有電視(其實就只有那三台)將施明德塑造成很恐怖的人。

我小時候對他的記憶,是會隨時闖進家門並殺害全家人的惡人

記得我走到學校要30~40分鐘,沿路的電線桿都會貼著他的照片。

我每天的希望就是「警察快抓到施明德吧!」愛唱歌的我,從來沒想過,為何我喜歡的那首叫「美麗島」的歌為什麼在廣播裡都聽不到了。



Ps.5:36開始的就是美麗島,而楊祖珺(當時是林正杰的妻子好像)是原唱者

後來有一天,我看到施明德被抓了,心裡好開心;因為我終於卸下心中一點恐懼了。

但上了大學後,報禁也解除了,很多的禁忌都解除了;政府不再像以前那種1984的翻版;這段路真的很艱辛,對我而言很艱辛,對很多在這過程中犧牲的人而言,已然都是過去式了。

1996年,台灣終於在民進黨過去履次的衝撞之下,有了第一次可以自己選總統的權利。

我知道彭明敏與謝長廷一定不會上,那次共有四組人馬參選。

但在TVBS首次在台中的戶外開講中(當時還是邱復生當家,所以TVBS是反對黨的聲音比較大),我首次帶著忐忑的心情上台發言:「我想問陳履安先生,我想問林洋港先生,我從國小開始就看到你們在課本上出現,現在我已大學畢業,你們擔任過那麼久的大位,為什麼都無法改革?直到現在要選總統了,才開始談改革?」(沒提李登輝,是因為老爸也在現場,不方便...)

到了2000年,上了另一個媒體(都是以民眾的身份啦~)

2000-2008年,民進黨執政,我從來沒說過他們做得很好;但在這之前,沒有任何人能在街上,在網路上,或在任何地方【罵總統】。

2008年3月22日,馬英九當選總統;我本來不以為意(雖然,我一直想要逆轉勝),只是真的可惜了我等了十幾年的長仔出來選總統。

2008年3月23日開始,我有一種很深刻的感覺。我每天打開電視,看到電視上、報紙上、網路上所寫的「新聞」。一切,彷彿回到小時候那種一黨獨大的造神與洗腦。

我們真的要選擇這種生活嗎?我們真的要再度當溫水青蛙嗎?

這是我為什麼寫㊣馬英九有潛力成為第二個陳水扁?的原因;這也是我為什麼寫馬蕭拼經濟--首步先復辟的原因。

說要拼經濟,結果一切的作為都是在復辟,都是在走回頭路。

今天剛好有一個朋友跟我談到一部電影 - 「明日的記憶」,我說,現在政治的境況,悲觀看來,像是主事者試圖以溫水青蛙的方式,讓我們染上「政治的阿茲海默症

如果我們繼續沈默,繼續放縱一黨獨大的復辟者,那我們的記憶會再度被侵略,而后fade out...

所以,民主這條路,這一次,我跟自己說:我絕不再缺席。

我看到這幾個廣告,好多記憶又浮現。





2004-伊是阮的寶貝 228牽手護台灣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4 意見:

At 2008年9月15日 上午1:09 觀察者筆記 said...

你寫的歷程透露出你的年齡了 ^_^
我又驚了一次因為從以前一直以為你是七年級生…沒想到你連「南海血書」都看過了…

「美麗島」也是我的最愛之一,非常喜歡這首…但此文中的youtube連結好像不能看耶,從firefox換到pcman測過了,不知是否只是我這兒的問題?

剛搜尋了一下,這版本也不錯,跟山裡來的排灣族小朋友合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0t5ix3YtUE&feature=related

 
At 2008年9月15日 上午9:17 shadow said...

有些感動 有些哀傷
這麼多年了 從街頭到議會
仍然一片中國聲不斷
不過最近被(海角七號)深深的震撼
台灣的電影可以這麼台而且這麼前衛
努力一定會被看見
台灣加油

 
At 2008年9月15日 上午9:17 shadow said...

走過民主這條路
卻在今年特別的難過
難過的不只是夜政黨輪替
而是 台灣的未來愈來愈混濁
不過看到大家還這麼堅持努力
讓我覺得台灣有希望
在此特別推介(海角七號)
超感動

 
At 2008年9月15日 下午12:57 CoffeeShop said...

回覆二位,

觀察者筆記,我一直沒有掩飾我的年齡呀~都說是僅次於田媽媽偷入正妹團勒!哈!

那個版本我有看過,只是,以前的記憶停在楊祖珺的版本,所以引用了這個~

Shadow,從以前很多我忘了的片名,到吳念真的【多桑】...對國片,我還是一直認為,有希望的!

但也因為,以前民主來得太難,所以更認為台灣,是個易碎的國家,我們要小心呵護呀~

 

張貼留言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