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Shop: 2007-【關於.再見生死】


Site Network: Home | Maan han? | saviola | 水瓶鯨魚 | Books | RSS訂閱

2007年,我正式邁入36歲;我想,他們也36歲了。

從1991年開始,我過著台灣大學生的生活,如同一般台灣的孩子一樣,在圖書館打打零工、找到恰當的時間就翹課、到校園外的小巷子打電動、半夜到KTV狂K歌…,我從來沒有想過別人的世界會長得怎麼樣,因為別人的世界…說實話,干我屁事?


但在那年的某一天,偶然瞄了一眼報紙,看到一則超血腥的命案,發生在我沒聽過的城鎮,這城鎮名叫「汐止」,有一對叫吳銘漢的夫婦慘死,二人身上刀傷合計七十幾刀;然後,另一個對我而言比較害怕並心悸的幾個名字各是:「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

聽到這裡,各位能感受到媒體的力量有多大嗎?

完全未經判斷,我覺得這幾個人可惡至極。當時我…算是18歲吧!表面上應該老得足夠判斷是非了,但,媒體力量真的很大;而,我真的也很無知。

十六年了,我這十六年做了哪些事?他們做了哪些事?而其它人又做了哪些事?

看起來,蘇建和三人一直處於「等死」的狀態。

其實,我們每個人應該也都是在等死吧!只是等死的過程有所區隔罷了~

歷任了五屆的法務部長:馬英九、廖正豪、城仲模、葉金鳳、陳定南,無人願意批下行刑令,官方說法聽起來糖味很重,但真正的政治意圖我實在也不得而知;因為,十六年不見天日的等死,真的比直接槍決更好嗎?

昨天,我將公視突然要將晚間十點節目改成「島國殺人事件」記錄片的訊息廣發給msn list上的朋友們,然則,有一位朋友開始針對此事與我對話。

他說:「如果這三個人不判死刑,那對死去的人如何交代?」

我無法形容自己聽到這句荒謬言語時那種極深刻的訝異。

判蘇案三個孩子死刑,只是為了給死者交代?然而,誰曾完整的證明了他們三個人真的是兇手了?

換個角度,若誤判了,那誰給那三個孩子交代?誰給這個社會正義一個交代?

此時,王迎先這個名字突然浮現腦海,不知大家是否還有一點點的印象?

王迎先--他是當時李師科案的代罪羔羊,被刑求至承認自己犯案,後來自殺。整宗案情,直至李師科被抓,才真相大白。

蘇建和案--這事從頭到尾就是一場荒謬至極的悲劇,即便三人重獲自由,也是個悲劇(只是一場失去永遠青春歲月的悲劇)

連青春的尾巴都看不到了呀!

後來,msn的朋友更直言:「十六年了,經歷了這麼多的檢察官與法官,難道這些檢察官與法官與警察都錯了嗎? 」

我心裡想:「不可能嗎?難道那些拿獎狀長大的孩子一輩子做的事都對了嗎?

後來,另一個朋友,看到我發的訊息,直覺的打了個問號回來,想問問我的想法。

說實在,我對這事有沒有想法?

也許是有的。

台灣的法律不是無罪推斷?

我不知道這三個人是否有犯案,但我始終認為台灣的司法及整體社會環境對他們太殘酷了。
我們的社會少了二個字:「寬容」

也許,他們犯了罪,那事經十六年,我們該給他們寬容。

也許,他們很無辜,那牽扯輪迴的業障,事主也該彼此寬容。

常常,雙方的爭執,彼此的不幸,都在於心中的恨意太深。

吳銘漢夫婦家屬一輩子活在恨意中;蘇建和三人及其家屬一輩子活在陰霾中。

我彷彿感覺到這個社會,怨氣太深、假道學的人太多……而那樣的人,也許包括了我自己。

延伸閱讀:

2002-【關於.生死之間】
蘇建和案-維基百科
再見蘇案,蘇案再見——讓證據說話、法庭觀察側記
蘇案十六年…
二審宣判相關新聞及文章
臺灣地方法院檢察署 八十年度相字第二三四號 勘驗筆錄及錄音帶譯文

有位司法界朋友說得很有道理:「這個案子出在二個字:[貧窮],如果蘇建和三人的家庭不貧窮的話,第一時間找來律師,許多事情都可以真相大白。」

我沈默,我同意。

1 意見:

At 2009年6月11日 下午8:09 匿名 said...

讀了你的文章
我覺得"無罪推定"的觀念是國人所缺乏的
為什麼我們的法律要讓每一個"受刑"者
要自己去想辦法"證明"自己無罪
而不是法律保障他們是"無罪"後
證據顯示他們是"有罪"

不管是不是政治事件
台灣的司法或言法律
都讓人民自己證明"無罪"

 

張貼留言

Lab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