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feeShop


Site Network: Home | Maan han? | saviola | 水瓶鯨魚 | Books | RSS訂閱

各位讀者好,

我的部落格,正式遷居至http://platocast.blogspot.com

請此部落格的讀者,至新址訂閱!

謝謝各位的支持~

CoffeeShop...

很長時間不寫政治文了,當然,這篇也不會是政治文,我這麼告訴著自己。

總之,時間在2008年11月,我出了件事,除了一大群網友在第一時間知道外,只有熟識我的朋友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當然,包括了一些…在未來應該是不會與我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



因為,熟我的人了解我;而陌生人的清楚,於我無傷。

有時,我覺得自己的心虛弱(或懦弱)到無以復加,但其實,也不過就是在去年陳雲林來台期間,我拿著國旗經過台泥大樓,然後,一堆SNG車圍過來,警察無理的將我及我當時不認識的二位網友強行抓到保大拘禁、監視四個小時以上的事罷了!

然而,那陣子的我,生活好亂。

每天的新聞、報紙、網路…眼光所能及的所有媒體,不斷放送…記者會、控訴會、人權會…所有與人權相關的活動,我都逼自己出席了。因為我覺得,我需要曬曬太陽,而不是讓懦弱牽著害怕一起將心拘禁到小小空間內,逃避所有我感知到與恐懼相關的元素、或關鍵字。

之所以寫這篇文,是因為,我以為我恢復了,然而我並沒有,在我看完了陳育青的《特別交付「不得使用暴力 」?》一文後,我的腦袋隨即又浮現了一個畫面:

「我正要回家,我身旁的那群人都是當天早上才認識的,而我們不知彼此的真實姓名,因為我們只是網友;然而,在要到捷運站的路上--近台泥大樓時,有幾十名的警力強行將我們圍住,帶走,我隱約記得那個近似嘲弄的笑容,那笑容的頭頂帶著警帽…」


畫面漸漸灰澀…

而我原本的笑容被他們關到警車?或警局?保大?醫院?或者,被他們強行關回我心裡某一個我找不到的地方?我找不到了!我只知道,早上看到那篇文章時,莫名的我以為可以笑著談天的故事,瞬間又成了我某個陰暗的原點。掀開了某些我以為我已復原的…算是傷口嗎?

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所信仰的宗教,都叫我不要碰政治,不要寫政治文,我其實也幾乎照做了。

對政治產生前所未有的冷感,我認為那一切都與我無關!當朋友們談論著陳水扁被判無期徒刑一事時,我只在MSN上加註著:「三年了,終於判了無期徒刑,於是,有人看到了正義,有人則看到正義漸漸被毀滅...」

今天的靈魂,很亂。

但,身為一個對生活充滿敬意的我,想誠實的記錄自己!

我的家人、我的好友們,我知道你們怕我受傷,所以勸我別碰政治;好,我不碰,但我真心期待你們知道八八水災也是政治的一環,那些無辜的生命都與政治有關!

我的宗教,我知道依照輪迴之理,因果之論,也許我曾做過對不起那群警察的事,否則,我不會無緣無故在警方說不出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帶到保大;但換另一個角度,若我不曾虧欠他們,那他們下輩子是不是要花一世的力氣還我一個公道?

我很認命,但我的認命是認真的面對自己的生命。

我曾經寫過一封給警察的信,我也同情他們在2008年陳雲林來台期間都只是依法行事,但依的是什麼法?什麼法讓他們可以恣意的以為他們沒有傷害到人民?

我的想法真的很單純,我在法庭上看到警察褪去警服的模樣,也是再平凡不過!我不希望他們在退休之後的某一天遭受到被莫名帶到保大的恐懼,所以雖然在司法上,我們採取自訴,但我打從真心想要原諒他們!

我的長官若叫我做不合理的,會傷害人的事情,我寧願辭去這工作!

各位警察們,我希望你們讓我打從心裡相信你們的正義感比我強大數十倍、甚至數百倍!不要忘了自己當初報考警校的初衷,好嗎?

看到陳育青寫的那篇文章,我記得去年事情剛發生時,那孩子的父母為了保護他,怕他受傷,堅持不對警察提告。當然,某部份是因著那孩子剛好面臨考試,父母不希望孩子心情受到無情的衝擊!

現在回想到這個原本不敢提告的家庭…終於站出來了…我深深佩服他們具備了完整的勇氣…

我跟網友說,我的精神醒了,但身體卻累了…

去年的司法案件走到現在,也逾半年了;幾乎所有接近我的人都深知我內心那個還沒復原的恐懼,那一通又一通被監聽著的電話。

是啊!我打從心裡是真的害怕~

但是,各位司法人員、軍警人員、及所有花力氣詛咒去年陳雲林來台期間拿國旗出門的人們…

請相信我,你們不懂我的意志力堅強到你們無法想像。

我會用盡靈魂的最後一分力氣,為了自己,也為了你們不需要背的未來的罪、或恐懼,努力下去。

我們的心,其實都可以很柔軟,但,要站在正確的愛人之處,而非即將沾滿罪惡之地呀~

這篇文,是要給好多人的祝福。但,文首先獻給我的摯友。

2009年的8月9日,我參加了至今為止交情最深的死黨的婚禮。她與他共同走過了十幾年的歲月,在她談了好幾次戀愛後,遇到了「他」。這個「他」在她的眼中,長得像很帥時期的張宇。

雖然,在這「好幾年」的日子裡,「他」曾經一度像個中年發福的男人,但在婚禮當天,他又回到了帥氣十足的張宇時代。

8/9,一直沒有心情及時間寫任何一段給Michelle的祝福,終於,8/26是七夕情人節,我想,祝福永遠來得及。



婚禮當天,我聽到了張宇的這首歌:《給你們》



給你們
歌手:張宇|
作曲:張宇 填詞:十一郎


#他將是妳的新郎
 從今以後他就是妳一生的伴
 他的一切都將和妳緊密相關
 福和禍都要同當

 她將是你的新娘
 她是別人用心託付在你手上
 你要用你一生加倍照顧對待
 苦或喜都要同享


*一定是特別的緣份
 才可以一路走來變成了一家人
 他多愛妳幾分 妳多還他幾分
 找幸福的可能

 從此不再是一個人
 要處處時時想著念的都是我們
 你付出了幾分 愛就圓滿了幾分*


因為Michelle的緣故,我也成了張宇專輯的愛好者,但直到她的婚禮,我才認真的聽了這首叫《給你們》的歌詞。

這篇文,不只是給Michelle,也給我週遭所有的朋友們,這歌詞中有一段寫著:

 她是別人用心託付在你手上
 你要用你一生加倍照顧對待
 苦或喜都要同享


我想,不管是「他」或「她」,都是別人用心託付在你的手上,都該好好珍惜這種得來不易的緣份,用自己的一輩子的承諾,去承諾加倍的照顧與對待

想像當時會相遇的幸福,一開始彼此的試探,到牽手,到成為情人,這一路毋論是喜怒哀樂、大笑與哭泣,都是幸福的記憶!端視你究竟花了多少心思在對方的身上哪!

也許最後會結婚,或也許,只是就承諾彼此在一起,永遠。

生活中是柴米油鹽、是工作的疲倦、也許有小孩的哭鬧聲(但也有小孩頑皮的童言童語呀!)、再加上二個人忘了愛情初衷時無法自控的惡言相向……

但再想想,一輩子,能遇到多少真正相契並理解彼此的靈魂?彼此照顧,既是平行,又是交集的生活著;體貼著對方,愛著對方,也許本來沒有發現的緣份,一直以為只是習慣,直到對方突然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才發現「他」或「她」其實早已成為你生活中的必需品……

唯有他能治癒你,也唯有他會在你需要的時候守候在你的身邊!那是一種多麼棒的感覺~

愛人是一種幸福,被愛也是一種幸福;如同接受也是一種付出,付出也是一種接受般。在沒有光害的夜晚,你們可以共同看著螢火蟲發出那微弱的光居然成了極美的景像,滿山滿谷……

愛情就是如此的迷人。

幸福,是自己找來並珍惜的。

這篇文,給你,給妳,給我自己,給我過去曾經的「他們」。打從心裡,愛著。這些曾在我生命中出現過的人。

我的承諾,永遠會放在那個靈魂居住的地方。永遠的,誠心誠意的。

天,朋友傳來一個部落格文章,名為《充滿了悲傷的灰色-不自主的淚》,有一段文字這麼寫著:

今天,一對夫妻走進店裡
小姐我們要洗遺照,15張,明天可以好嗎?
是要洗15吋的嗎?
不是,是15張…
我跟店長對看了一下,再轉頭看看客人
客人已經眼眶泛紅
不好意思~我們是小林村的家人
趕著要洗相片,麻煩你們了~
我跟店長倆人,瞬間鼻酸。


救援何時可以到?政府何時可以睜開眼睛?每個人都在問這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如果,你認為八八水災,純然是個天災罷了,那些居民活該倒楣,那請點下這個連結,我想知道你看到第幾張照片時,會流下第一滴眼淚?

八年八百億的預算,陳水扁為什麼沒做好?這是很多政論節目在討論的問題。但回溯一下,預算是誰在擋?立院是誰佔多數?為什麼那些預算總是下不來?

馬英九,請告訴我們。

話不多說,我只是很遺憾,馬英九累世積的福報,在一年多的時間,全毀了。我為你感到婉惜。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我想,台灣不會忘記2009年8月8日的這場災難--莫拉克颱風。

文首,先請三軍統帥--馬總統,救救這群人。也許這場天災不是你造成的,但不要讓人禍的罪傷害到更多的人。

8/10,冷房主人發了篇文章,名為《讓我們監督那些台商、藝人--台商篇》以及讓我們監督那些台商、藝人(藝人篇);我隨即覺得,想用Excel列出來,好像比較清楚,但是想監督嗎?

我曉得在這幾天製表的過程中,我的心境一直在轉變。



八月十一日,自由時報來函,只因為我做了那個表格對照

您好
我是自由時報記者XXX
我在網路上搜尋到您的
企業救災捐款比較表
不知道是否能夠了解您編制這張表的目的,以及您希望達到什麼樣的效果。

簡單的採訪,只是希望接觸到本人您
而不是光引用您的心血結晶。讓更多民眾都能了解哪些企業才是真正愛台灣人的!


收到這封Email後,我才真正思考自己為何要做那張表!

我於是回覆了一封Email...如下:

我想要的效果很簡單...

我只是希望,出身於台灣,因台灣人支持而能一直撐住的企業、藝人、名人們在能力範圍內,能夠反饋這塊土地及這塊土地上的人們…

所有事情都一視同仁,在四川震災時,我也讚許他們以仁慈之心去協助中國的災情…但現在是真正我們自己台灣的朋友們在受難…

我做這張表…不是威脅或故意想用輿論來逼企業表態…

只是希望更多人看到這張表,能感受到…有那麼多的台灣企業、名人都是秉著良心與關懷在愛著這塊土地…

每個人看到這張表,也許會有不同心情與態度,那是我無法阻止的。

關懷不該分國界,也不該分藍綠,但顯然這次的災難,人民只能靠著自救來完成…很多宅男們寫程式,部落客寫文章探討這些問題。

而我在看了冷房主人的部落格後,就決定做這個表格…

台灣人可以用監督的立場來看,也可以用感謝的立場來看,每個人用什麼眼光來看,都不是我能決定的,我只是在做一件很原始的事情,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

Ps.很多企業營收很不好,很多藝人也已非線上藝人,所以他們不是理所當然要捐錢或如何;但有些目前正獲利的企業或線上藝人,取之於台灣,我就會希望這張表可以喚起他們心中善良的那個角落。

CoffeeShop


有些公關公司、噗友、網友、PTT鄉民、媒體…都很熱心的提供了捐款資訊到我的信箱,每天,收到重覆的資訊後,我也許會整理到凌晨,在不同的媒體會有不同的雜訊存在。

當然,在這些Email中,不乏有人說這表資料來源都只是網路,叫我要一間一間企業打電話去問,否則會造成很多團體、個人的困擾,而我可能因而遭來官司之苦。


寧願相信這每個團體及個人,在捐助川震或八八水災時,都不是為了某些特定的私利目的。

而後,更有許多不同色彩的網友們寫email來質疑我的立場。

我的立場很簡單,毋論是川震或八八水災,每一條都是命,不管是否有宗教上的貴賤之分,每一條,都是命,都是值得被救、被尊重的生命,而救災功勞不只那些被列在表上的企業或名人們;更值得尊敬的是那些在第一線的志工們,那些無名英雄及更多未被列在表上的朋友們。

但在我能力範圍內,我以我找到的資訊,及熱心網友提供的資訊(我都會請他們列出新聞來源,雖然現在仍有很多假新聞),再更新到捐款表上。

近來,許多企業的捐款,變成了條件式的,例如:你買我的多少商品,我就捐其中多少比例出去,這部份,我可能不會再放到捐款表中了,當救援變成行銷的條件交換,我個人會很難過。

請想像,若有一天,自己遇到這種無情的災難時,你想被如何的對待?

若有網友仍要質疑,就任由吧!

再一次,我期待這張表,能喚醒更多的良心與投入。那些災民不是別人,是與我們共同生長在同一塊土地上的朋友們。

※延伸網站:
不分藍綠的企業、名人救災捐款-感謝每一位對台灣付出的人(捐款表)
莫拉克颱風災情支援網
莫拉克相關網站彙整
莫拉克颱風物資捐助整理
莫拉克災情資料表
莫拉克颱風災情地圖
即時招募志工

※延伸閱讀文章
[屏東] 無聲的前線:南下支援「莫拉克災情網路中心」的幾張相片
你要加入殺台灣人的行列嗎?
在南部救災的妹妹來信
那些官員,都該到第一線跪著,向災民懇求原諒
透徹解讀莫拉克風災的關鍵三天
小姐,我們要洗遺照,15張可以嗎?

進黨秘書長吳乃仁被控在台糖董事長任內涉嫌賤賣台糖土地案,台中地檢署調查後認為吳核定低於市場行情的底價,賤賣土地給長期贊助前立委洪奇昌的企業,造成台糖損失4億餘元,已將吳、洪依背信罪嫌起訴。

(引用自聯合新聞網2009.07.03 03:43 am)


政治追殺,遑論是非公義,毋需堂而皇之的理由,永遠可以是進行式。

還記得馬英九任KMT黨主席時,是如何賤賣所謂的黨產(國發院、中華開放醫院、三中案)嗎?

馬英九上任黨主席五個月以來,先是賣掉國發院、中華開放醫院,現在成功賣掉中影、中視、中廣等黨營媒體,此外,他也想賣掉中央黨部大樓。這一陣子,國民黨靠賣黨產,就賺了約130億元。事實上,馬英九自從擔任台北市長以來,就對國民黨產有許多貢獻。

(引用自新台灣新聞週刊2005/12/29 第510期)


有許多人不了解,為何「綠營人士」要咬著KMT的黨產問題?但其實,有更多人完全不了解,KMT的黨產,其實是他們入侵台灣這塊土地後所佔領的台灣人的資產。(參考:㊣國民黨黨產?!怎麼能不討回來?

追求是非公義時,身為台灣人的你,身為電視前觀眾的你,可曾想過將所有事件放在同一座天秤上衡量?然後論定?或者,你只是轉著遙控器單向的接收訊息而未曾思考?

老梗一句:130億能提供多少學童的營養午餐?


蘇治芬曾被誣陷,檢警系統違法羈押;邱義仁也曾因案入監,但司法好容易的還他清白後,只有報紙上不到一個手掌大小的篇幅報導他的無辜;謝清志,被羈押了59天,但清白卻被染污了,一輩子,無人關注的話,他就永遠成了一位帶著污點的人。

誰能還他們一個清白?這個被媒體操控的社會已經徹底綁架了單向思考的群眾們,你也被操控了嗎?

當阿扁被銬上人權的手銬,你可曾想過若有一天,你也無由的被羈押逾半年的感受?

當陳幸妤卸下第一家庭光環仍被媒體無時無刻跟踪時,你可曾想過,若那個被無時無刻監控者是你,你自己是否還能保持永遠平靜的心情?

當小翊安被博愛國小無情的隔離並批判時,你可曾想過,一個六歲孩子居然要承受媒體洗腦過的群眾的圍剿



而此時的馬英九總統,正準備著推動有品教育;此時的馬英九總統正準備在國民黨進行一場沒有對手的黨主席「競爭」-26場政見發表會live show--國家大事似乎不重要了?


什麼樣的年紀什麼樣的意志能承受這種不公義的無情凌虐?

這些荒謬及這些傷害,是再多的130億都無法彌補的刺痛!


摸摸自己的良心,靜心看待眼前發生的一切,然後想想,如果這樣的撕裂,發生在你的身上,你是否也會無語問蒼天?

㊣加入書籤.網摘分享:

furlGoogle BookmarksPChomeYouPushBaidudel.icio.usdigg奇摩分享書籤Yahoo! My WebWindows Live FavoritesTechnoratiUDN 共享書籤HEMiDEMi 黑米共享書籤MyShare 網路書籤


Labels